腾博会官网址

摘了“英语”二字 辅导班就转型了?

Posted On
Posted By admin

近日,安徽省教育厅发布的“双减政策”中明确提出,不得向3至6岁学龄前儿童开展任何形式的线上培训、线下学科类(含外语)培训。

在政策出台之前,部分少儿英语教育培训机构纷纷改名,但仍旧在进行学龄前儿童线下英语培训。日前,有多名读者向本报反映称,临近双11,很多少儿英语培训机构都推出了活动,吸引家长报名、续费,但是“双减政策”下孩子的英语辅导班到底属于何种性质?是否违反政策?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进行了调查。

“叮铃铃……”伴随着下课铃响,一群背着书包的小朋友,在老师的带领下,从教室内跑了出来。玻璃门外,十几位家长仰着头,张望着寻找自己的孩子。这是在11月3日晚,位于合肥市蜀山区置地广场写字楼E座的英孚青少儿英语、合肥英之辅语言培训学校外发生的一幕。

“我家宝宝从3岁的时候就在这里学英语了,孩子很喜欢,所以到现在都上了两年了。”在英孚教育的电梯里,一位刚刚接到孩子的家长笑着说。平时在家,孩子要吃水果或者零食时,都会用英语和她交流,这些都是在英孚学的。但她也有自己的困惑,家长表示,这几天英孚教育推出了双11优惠活动,老师正在说服她趁优惠力度大续费下一阶段的费用,但是她最近也看见了安徽省出台了新的“双减政策”,“我不太清楚像英孚这种英语辅导算不算学科内培训?如果续费,会不会打水漂。”

带着家长的问题,记者以三岁孩子父母的身份来到了英孚教育三楼的招生咨询处,一位工作人员一再向记者强调,他们并非当前国家定义的学科类英语课程,同时他们拥有合肥市庐阳区教育体育局颁发的英语(非学历教育)办学许可证,“我们的课程体系是已经经过相关部门批准的,不属于学科类,是已经被定义为非学科类的,你们可以安心。”

当晚,在蜀山区怀宁路平安大厦的瑞思成长中心,记者同样以家长的身份咨询了该成长中心。关于“双减政策”,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学科主要是指国家九年义务教育内的内容,瑞思在双减之前进行的也一直是素质教育,没有学过任何一个与国家内容相匹配的课程。“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和政策要求,我们瑞思已经正式升级转型,目前已经完成了提交课程转型申请并得到主管部门的审批和非学科认定。”

在位于祁门路与绿洲东路交口新地中心的长颈鹿美语培训机构,关于“双减政策”是否会对该机构课程产生影响,该机构的老师给予了类似的解释,并主动向记者展示了2019年由蜀山区教育体育局颁发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我们属于素质教育,不属于学科类英语,不用担心会受影响。”

但是在记者刚刚进入该机构询问3-6岁学龄前儿童课程,并表示自己作为家长,为更好地做出选择,之前也去了瑞思成长中心了解情况时,该老师多次提到了“学科英语”。她表示:“瑞思虽说是戏剧表演的形式,但是其实我们和瑞思都一样,都是学科英语。是用英语去学习不同的学科类的知识。”该老师还给我们展示了所有任课教师的相关介绍,其中除中国老师外,还有多名外籍教师,据该老师介绍,他们的课程体系沿用美国教材,属于分阶段课程,必须逐级学习才可跟上进度。

在位于合肥市包河区万达广场附近的一家原名为“励步英语”的培训机构外,记者在现场看到,尽管该机构的门头处已将“英语”二字摘除,但是字的印记还依稀可见。“这里是一家英语培训班,主要是小孩子来的比较多,不过现在改名了,不叫‘某某英语’,而叫‘某某成长中心’。”机构周围的商户对记者说道。关于“双减政策”对机构的影响,励步的工作人员表示,励步今年6月份开始就已经认证为素质教育,目前各家机构都正在申报,但到年底才能知道是否能够确定转型成功。

记者在上述几家英语培训机构了解过程中,发现各机构之间针对“双减政策”问题,表述大多相同。但是关于“外教”及“全英语授课”方面,却有意见相左的声音。

以“外教”为例,长颈鹿美语培训中心将外教作为卖点强力推销,但是英孚教育及瑞思成长中心在提到外教时均表示:“外教应该是现在国家严查的情况,是不允许的。”

同时,英孚教育的工作人员在记者询问是否为全英文授课时,也给出了与其他几家机构不同的说法,“如果您想上全英文的课程,那目前国家教育政策是不允许的。”

针对3-6岁学龄前儿童,学科和非学科类培训机构如何界定?为何上述机构的工作人员均在记者表达出对双减政策的担忧时,一再出示自己机构的办学许可证,强调自己是合规办学?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以学龄前儿童家长的身份拨打了合肥市教育局及包河区教育体育局的电话。

合肥市教育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他们还未对合肥市的培训机构进行明确的界定,所有培训机构的办学许可证正在统一收回,并进行营改非工作。同时,辖区内所有的培训机构应遵循属地原则,在何处办学就应在何处办理资格证,即便是分校也应该重新申请该分校的办学资格,不可一证多用。“对方给你出示的是复印件,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

同时,工作人员表示,关于学科和非学科的界定,要等到营改非之后,根据各家机构自行提交的申请再进行审批、公示。“我们目前没有发布过任何界定学科和非学科的文件,具体界定要各个区县教体局来决定。”

包河区教育体育局的一名工作人员也给出了相似的答复:“不要听机构自己讲转型,虽然像励步成长中心这样的在外地转型成功了,但是合肥这边我们还要经过专家组的论证,目前文件还没下来。”

在电话中,合肥市教育局、包河区教育体育局工作人员均一再劝告记者,根据国家文件,不建议给孩子报名这类培训,不要给这个岁数的孩子增加负担。

在合肥市政务区银泰城附近的一家成长中心门口,一位孩子家长吴女士向记者表示了她的担忧,她说自己的孩子目前在幼儿园上中班,除学校的课程外,她还给孩子报了英语及乐高课程。

“大家都在上,如果自己不上的话那孩子在起跑线上不就已经落后了吗?”吴女士告诉记者,作为家长她内心很支持刚出台的“双减政策”,但是身边朋友都还在给孩子上各式各样的补习班,除了常见的英语班,还有拼音班、写字班、算术班等等。

关于最近出现的多家教育机构跑路的问题,吴女士也表示自己及身边的朋友都对此十分关注,“如果我们继续报班缴费或者续费,前提条件就是机构能保证自己不会受到‘双减政策’的影响。”

“我感觉孩子现在的压力非常大,所以在二宝还没有上小学的时候,除非孩子自己有兴趣,我不会强迫他上任何形式的培训班。”一位二孩家庭家长赵先生告诉记者,他的家里只有大女儿在上补习班,刚上幼儿园的小儿子没有参加过任何形式的补习。

在谈到安徽省刚刚出台的“双减政策”时,赵先生表示,“我举双手赞同。”他解释说,对于二孩家庭,在老大已经在上课的境况下,如果老二还要补习,家庭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其实很难协调。

“‘双减政策’真的是又省钱又减负。”作为家长,赵先生认为,小儿子现在还没有到必须要学习的时候,“我还是希望他能每天开开心心地玩,保持他的童真,能够拥有一个轻松快乐的童年。”

在宏观层面上,安徽省“双减政策”的出台,有利于选拔真正自律的人才。安徽省某高校英语教研系刘教授告诉记者,“如果说一个孩子的自主学习能力强,在将来他的发展相对会更加稳定,我们国家也需要这样顶尖的人才。”

同时,对于身处在“双减政策”环境中的每一个家庭和孩子,刘老师也表达了她的看法,在过去,许多适龄青少年和儿童除了需要完成学校的课程外,一个孩子身上至少背负了2门课外学习,大量课余时间被占用,不仅让孩子们身心疲惫,也不利于他们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毕竟他们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